《白色鸟》样章多语种翻译项目译者招募

2018-09-28 消息来源: 中国文化译研网     原作者:罗雨静

  中国文化译研网(www.cctss.org)现为作品《白色鸟》样章寻求中译阿拉伯语、西班牙语、法语、德语、匈牙利语、土耳其语、泰语、罗马尼亚语优秀翻译。

  翻译文字量:529字

  翻译截止日期:2018年10月18日

  翻译费用:300-500元/千字

  译者要求:

  中外双语俱佳,有文学作品翻译经验者优先;

  母语译者优先。

  注:申请时请将翻译文字及以往作品发送至xudonghao@cctss.org,邮件标题格式“作品翻译+项目名称”,联系人:徐冬皓,电话:010-82300038。


  翻译样章

  在那边,白皙的少年看见了两只水鸟。雪白雪白的两只水鸟,在绿生生的水草边,轻轻梳理那晃眼耀目的羽毛。美丽。安详。而且自由自在。

  什么时候落下来的呢?

  白皙的少年想:唉呢,要是把弹弓带过河来,几多好!然而立即又自行取消了这法西斯主义。因为那美丽和平自由生命,实在整个的征服了他。便连气也不敢大声的喘了。

  四野好静。唯河水与岸呢呢喃喃。软泥上有硬壳的甲虫在爬动,闪闪的亮。水草的绿与水鸟的白,叫人感动。

  “要捉住就好咧。养起它来天天看个饱。”黝黑的少年悄声道。

  “不。”

  “你不喜欢?”

  “比你喜欢得多!”

  黝黑的一笑,也就哑默无语了。疖子隐隐地痛。

  那鸟恩恩爱爱,在浅水里照自己影子。而且交喙,而且相互的摩擦着长长的颈子。便同这天同这水,同这汪汪一片静静的绿,浑然的简直如一画图了。

  赤条条的少年,于是伏到草里头觑。草好痒人,却不敢动,不敢稍稍对这画图有破坏。天蓝蓝地贴在光脊的背。

  空气呢在燃烧。无声无息,无边无际。

  忽然传来了锣声,哐哐哐哐,从河那边。

  “做什么敲锣?”

  “呵呀,”黝黑的少年,立即皮球似的弹起来,满肚皮都是泥巴。“开斗争会!今天下午开斗争会!”

  啪啦啪啦,这锣声这喊声,惊飞了那两只水鸟。从那绿汪汪里,雪白地滑起来,悠悠然悠悠然远逝了。

  天好空阔。夏日的太阳陡然一片辉煌。


  作者简介

640.webp (4).jpg

  何立伟,男,汉族,1954年生,籍贯湖南长沙。1978年毕业于湖南师范学院中文系。曾做过工人、教员,现任长沙市文联主席。曾经从事诗歌创作,1983年开始发表小说,以短篇小说为主。他的短篇小说主要有《石匠留下的歌》《小城无故事》《小站》《萧萧落叶》《搬家》《滋味》《白色鸟》《花非花》等。其中,《白色鸟》曾经荣获1984年度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。他的部分作品曾结集为《小城无故事》,1986年由作家出版社列入著名的“文学新星丛书”第1辑出版。目前已出版小说、散文及文人漫画集二十余种。

  作品推荐语

  作品突破了“伤痕文学”传统的写实手法,通篇没有具体而完整的故事情节,而是着力呈现一种宁静、和谐而美好的场景:两个天真无邪的少年在河边游玩,他们比赛挖马齿笕、扯霸王草,用弹弓向水面发射石子,还游水嬉戏,偷看水鸟。尤其是对两只白色水鸟的描写,可谓是全篇的画龙点睛之笔,象征着美好健康鲜活的人类童年的心性。从而把人们带入一种澄明无尘的感觉与氛围中。这就是我们世代人类所执着的安稳平静的生活。然而现实是残酷的,一阵锣声、喊声,惊飞白色鸟,打破了这美好的一切。作品仅三千多字,没有正面涉及“文革”的惊心动魄的惨烈故事,却无处不在控诉“文革”的罪恶,正所谓此处无声胜有声。这也是本篇作品区别于其他同时代同质化的作品的独特之处,给当时的文坛吹来一股清新之风,也成为“诗化小说”的经典之作。


责任编辑:霍娟

最新要闻